21找小说网欢迎您,选择[登录]或者[注册新用户]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第十八章 尾声 千年情缘 作者:研情

发布: 2013-11-26 20:45 |来源: 互联网 | 查看: 0

 “我心思歹毒?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一切,你这个女人凭什么在这里指责我?没有我会有现在的你吗?”一阵狂风吹来,让季巧离险些站不稳。

 

    只见羽宓露出青面獠牙,修长的十指长出尖锐的指甲,用力的掐住她的脖子,她的力道大地让她挣不开,季巧离拼了命的捶打着她的手,肺叶传来的剧痛,教她视线迷朦,隐约看见羽宓嗜血的笑容,和一声声刺耳的笑声。

 

    意思渐渐涣散,她看见封伏羲那张俊雅斯文的笑容,想起他动人的笛音,想起他开口说爱她,想起他们在竹林的那一夜,嘴角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,在她断气前,她似乎看到了那张她心心念念的笑容。

 

    一道强劲的力量弹开了两人,羽宓看着自己发红的手臂,一脸惊讶的瞪着来人,封伏羲抱住瘫软在地的季巧离,见她面色苍白,鼻间没了气息,一股椎心的痛楚教他忍不住低吼出声。

 

    “巧离,我来晚了吗?”再一次,他又再一次失去他的挚爱。

 

    “伏羲,我就知道你会来!”一见到她心爱的男人,羽宓掩不住欣喜,开心的迎上前。

 

    “别过来,我不敢保证你现在过来,我不会失手杀了你。”他冷着脸,黑眸里有着哀痛欲绝的神情。

 

    “为什么?你不是爱我的吗?季巧离死了正好。这样我们就能共续前缘,不再有人阻扰了呀!”她自我安慰,事情不会是她想的那样不会的……

 

    看她渐渐逼近,封伏羲张手弹开了她,他早该猜到季巧离绝不会乖乖听话,没想到他一个疏忽,竟会让两人天人永隔,最让他意想不到的,这一切的幕后主使者,居然是羽宓!

 

    那个早该在千年前离世,又重新投胎的女子,没想到她的怨念化身为魔,流连在这人世间,所以季巧离对他们的过去一无所知,只因为羽宓带走了那一段记忆。

 

    感觉怀中的人体温渐渐冰冷,他头一回感到心慌意乱,八卦镜可以重返过去,但若是启动这个神力,他便是违背了天规,这回只怕他会化为灰烬,再也无法转世为人。

 

    “你……你爱她吗?”他哀痛的眼神,就和千年前她离世前一样,那是挚爱离开的眼神,她不会认错的。

 

    “我爱她,这辈子我最爱的人就是她。”他语气坚定,没有丝毫犹豫。

 

    “那我呢,你不爱我了吗?”她无法忍受背叛的痛楚。

 

    “我爱你,但那是上辈子的事了,这辈子我注定和她相爱,我很抱歉。”他很快做出了抉择。

 

    看他搂着季巧离的尸体是那样悲痛,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如此可笑,她盼了千年,等了千年,竟唤不回他的爱,那么她继续留在这世上做什么?

 

    “她很幸运,可以得到你的爱。”

 

    “如果你当初也随她转世,你也能得到我全部的爱,你和她不是一体的吗?”他幽幽地说。

 

 “好像是这么一回事。”她嫣然一笑,笑得那么坦然,那么释怀。

 

    是她困住了自己,放手,有时也是一种获得,如果她不再那么执着,是否就能得到他的爱呢?

 

    “八卦镜呢?”她倏地问道。

 

    “如今你还想得到八卦镜?”他皱着眉,不敢置信的怒视她。

 

    “别那么气愤,八卦镜可以归化魂魄,既然她才刚断气不久,魂魄应当还在她身上,利用八卦镜的神力,再加上我的一魂一魄,她应该还有活命的机会。”被他那样怒目相向,还是头一遭呢!

 

    “你愿意救她?”他讶然。

 

    羽宓轻笑出声,是千年来的怨念让她成魔,她其实还是他曾经深爱的那个羽宓呀!成魔之路既痛苦又难熬,她也过得有些厌倦了,倒不如让季巧离代替她活下去,代替她好好的爱他。

 

    “我是为了救我自己,把镜子拿出来,你只需要张开结界,不让其他闲杂人等进入,我保证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季巧离。”她双手圈成一个圆,一道红光隐约浮现。

 

    “羽宓,谢谢你。”他顺势张开结界,不忘感激的向她道谢。

 

    “其实应该是我向你道谢,还有她,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人间最可贵的爱情。”红光渐渐笼罩在她们两人之间,他从怀里拿出八卦镜,只见白光红光交错,炫目的光芒,让他忍不住闭上了眼。

 

    待光芒散去,红色身影早已消失无踪,徒留季巧离躺卧在地,他忙不迭的上前查看,只见她原本苍白无色的面容,渐渐有了一丝红润色泽。

 

    他欣慰的将她搂进怀里,隐约听到空气中留下了一到细微的嗓音。

 

    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这一世,一定要好好的爱下去……”

 

 

    鎏金城里,向来高朋满座的鎏金客栈,今天更是座无虚席,就连外头都排了人全拜新来的一位说书先生所赐,他不但口条清晰,说书功力更是不在话下,让人听得是高潮迭起,身临其境呀!

 

    “各位。你们可知道季府历久不衰,代代兴盛的原因是什么?”说书先生捻了捻长须,故作神秘的问道。

 

    “不就是拥有一面八卦镜吗?”一名男子凉凉地道,拜托,这事老早就传遍大街小巷了,哪里还是什么大消息。

 

    “没错,不过你们可知道那面八卦镜有什么传奇故事吗?”这可没人知道了吧?

   更多精彩言情小说尽在我要找小说http://www.21zxs.com

    只见众人面面相觑,的确不知道那面八卦镜藏着什么样的秘密,毕竟前阵子为了这面镜子,一向和睦的季家发生了兄弟分家的丑闻,听说季孟天和季扬天,为了抢得八卦镜,还不惜绑架自己的侄女,这事闹的沸沸扬扬,就连官府也着手调查了呢!

 

    “会不会是镜子埋藏了妖怪?”一位年轻小姑娘用着丰富的想象力说道。

 

    “嘻,萌萌,你是聊斋看太多,才会胡说八道吧?这世上哪里有妖怪?”另一名辫子姑娘忍不住笑道。

 

    “不不不,这八卦镜其实背后有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……”说书先生开始发挥所长,谈起那千年不为人知的一段神族和凡人相爱的故事。

 

    客栈的最后方,站着一名娇俏少女,她穿着一袭嫩绿色衣裳,一头长发盘了个姑娘髻,一双黑白分明的水亮眼眸,掺杂着一抹兴奋的神情。

 

    “哎呀呀,怎么连这些人都知道咱们那段过去呢?”季巧离柳眉高高挑起,一脸纳闷。

 

    “不就是你散播出去的吗?”一名俊雅温文的男子,从外头缓缓走了近来,手里还拿着一些祭祀用的东西。

 

    “我哪有,我只是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全说给爹娘听,不知道是哪个碎嘴的下人跑出去外头说嘴的?”她敲了敲鼻头,对自己的所做所为全推的一干二净。

 

    反正又不是什么坏事,传出去还能让说书人有点话题,不也是功德一件吗?

 

    当季云天得知事情的来拢去脉只后,为此自责不已,若不是他被愤怒给蒙蔽了双眼,又听信兄长们的谗言,事情也不会演变至此,甚至害他差点失去一个宝贝女儿,幸好那个羽宓最后良心发现,利用八卦镜就了季巧离一命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

    虽然最后八卦镜被封印住,永远长埋在听风石下,再也无法守护季家,不过他们长年经营有道,不需依赖神物,生意也能长长久久,对于八卦镜的得失也不再那么看重。“你嘴上不承认,心里头其实很开心吧?”他莞尔一笑,一眼就看出她的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

    “当然呀!我没想到羽宓居然愿意牺牲自己来成全我。”尤其当她醒来的瞬间,过往云烟就像洪水般的涌入她的脑海,她记起了和封伏羲的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,也体会到了羽宓为了心爱的人化身成魔的痛苦。

 

    她好感激她,感谢她愿意成全他们,望着身旁陪伴她的男人,她笑的灿烂,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,一颗心盈满了温暖。

 

    “羽宓并没有牺牲,她还好好的活在你心里。”魂魄归化合而为一,她们两人是共身体,没有谁消失。

 

    “是呀!所以你要加倍的爱我才行。”她得意的扬起下巴,不害臊的向他讨取她应得的爱情。

 

    她俏皮嘟嘴的摸样,让他情不自禁的低头啄吻着她诱人的红唇,似乎没料到他敢明目张胆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吻她,季巧离瞠大美眸,一张悄脸暮地涨红,心头一阵怦然。

 

    “你你你……不怕让人撞见吗?”幸好众人的目光全让说书先生给吸引住,没人留意他们。

 

    “有什么好不敢的,反正咱们的婚事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中了,还怕让人看吗?”他笑着轻拍她的头。

 

    “我有说要嫁给你吗?”她轻哼着,唇角却掩不住的上扬。

 

    他身为天蚕丝幕后主子的事情还没暴光,爹娘就同意他们成亲,虽然对于封伏羲能不能养活她还有些担心,不过等他们成亲之后,她会找个时间好好跟他们解释清楚的。

 

    “你确定你不嫁,如果不嫁的话,外头可是很多人抢着要当我娘子呢!”他难得自负,让她笑弯了腰。

 

    “这话你敢说,我还不敢听呢!你还没教会我吹那首曲子,这样还敢娶我,未免太便宜你了。”学了这么久,她连一首像样的曲子也吹不出来,这个师傅未免太笨了点。

 

    “还不是有人资质驽钝,怎么教都教不会,还敢怪我,真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呀!”他长叹了声,惹来她的捶打。

 

    可恶,这男人何时学会了耍嘴皮子了,让她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

    “你再说呀!再说我就真的不嫁你了。”

 

    见她翻脸,他抓住她行凶的小手,俊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。她不会吹曲没关系,往后有他吹给她听就够了。

 

    “今日不是要去给羽宓上香吗?”他扬了扬手中的香烛和素果。

 

    “对喔,你不说我差点忘了,快走吧!”要赶去竹林可要两日的光景。

 

    看她风一般的冲出客栈,和一旁的马夫交谈着,他从怀里拿出玉笛,轻抚着翠绿的笛身,想起那首萦绕他在脑海里的曲调,那首曲子,是他在羽宓离世之后,亲手谱出的曲子。

 

    “怎么了?”季巧离一回头看见他若有所思的轻抚着玉笛。

 

    “没什么,走吧。”他低喃,将玉笛收进怀里,牵着她的柔荑,双双坐进马车。

 

    他知道他再也不会让这首曲子传承下去,只因为那首曲子藏了太多的哀痛和绝望,而今他已然再度拥有了她,他再也不需要缅怀过去,就让回忆随风而逝,留在历史的某个角落吧!

 

    【千年情缘全书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