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找小说网欢迎您,选择[登录]或者[注册新用户]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第二十八章 尾声 野兽公子的赌约 作者:绿光

发布: 2014-02-15 16:35 |来源: 互联网 | 查看: 0

 

“他身上的诅咒未解,他肯定会离开我,失去他,我一样无法再雕任何东西,可只要他还在,失去手,我还有脚,就算没有脚,我还有嘴巴可以咬着雕刀……”卜希临把手伸进包袱里,紧握着雕刀,看着他。“来吧,用我的双手换回他的双眼。”

 

    听了他们的对话,她不难猜出,这一切灾厄分明是因她而起。既然七彩的眼睛是因为她才不见,那么,她不计代价也要替他赎回。

 

    朔夜扬起浓眉,饶富兴味地看着她半晌,血红的唇才吐出淡淡几个字。“我不想做这交易了。”

 

    “为什么?”卜希临脸色愀变。“你不是个咒术师吗?是你自己说可以交换的,为什么现在又说不做这个交易?!”

 

    “难不成我没有决定权吗?”他哼笑着。

 

    “没有!”卜希临水眸闪动火花。“我警告你,把世涛的眼睛还来,否则我……”

 

    “喔?威胁我?”朔夜轻啧了几声。“真教我害怕。”

 

    “希临,不要。”文世涛阻止着。

 

    “你!”卜希临紧握着雕刀,恼火地往他脸上掷去。

 

    朔夜闪得极快,但雕刀却划过他面具上的系绳,面具松脱,露出他的真实面容。

 

    一旁的文执秀没瞧清楚状况,发出尖叫声,教文世涛忘了自己看不见,情急之下,扯掉蒙眼的布条看去!

 

    那是张俊魅而惑人的容颜,尤其是那双黑曜石般的瞳眸,深邃得像能将魂魄摄入,而那似笑非笑的邪谑神情,一如记忆中的模样……

 

    文世涛不禁脱口叫唤,“小叔叔!”

 

    他话一出口,众人莫不看向他。

 

    “还记得我呀,世涛。”朔夜勾唇道。

 

    文世涛直瞅着他,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,“我的眼睛……”他看着十指,再抬眼看去,瞧见了范姜魁、执秀、伏旭、小叔叔……“希临……”

 

 “七彩,你的眼睛看得见了?”她艰难地走向他,凝睇着那双像是从没被伤害过的瞳眸。

 

    “心急的丫头,我不做交易,那是因为已经没有交易的必要了。”朔夜轻哼着,索性把面具整个拿掉,露出他左颊上,刺青般的黑色古老文字。

 

    卜希临和文世涛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

    “我说过,只要她爱你,你身上的诅咒就可以化解。”他垂睫低笑着。“看来,她果真是爱你的。”

 

    “小叔叔,你怎么会知道我身上有诅咒,又怎么会变成咒术师?”文世涛看着二十年前带着范姜伶私奔而生死未卜的小叔叔,他看起来就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,脸上没有半点岁月留下的痕迹。

 

    “我本来就是咒术师,天生拥有资质的咒术师。”他笑了笑。“而我,也是对你和执秀施咒的人,如今回来,不过是顺道解开你们身上的束缚罢了。”

 

    在文世涛尚未出世之前,文家人为了得到财富,所以要天生拥有异能的文予懿施咒,却没想到起咒换来的是文世涛的异瞳。

 

    异瞳会带来灾祸,是天水城里时有所闻的传说……他们没有想到,想得到财富,竟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责怪文予懿没把话说清楚,对文世涛更是又惧又心疼。

 

    随着文世涛的逐渐成长,文家财富的累积速度非常可怕,让文家人遗忘了异瞳的可怕,对他疼爱有加,但当家里开始发生莫名灾祸,甚至有人离奇死去之后,他们骇惧地将他关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,以为这么做,可以避开灾厄。

 

    然而,灾厄依旧不断,适巧文家长媳有喜,于是他们再次要求文予懿起咒,用长媳肚里的孩子换取文家的平安。

 

    于是,在文执秀出生之后,文家的财富更加可观,家人也颇顺遂平安,然而就在文执秀遇见被关起来的文世涛时,命运之轮开始转动,文执秀的病体显现,而文世涛更是将灾厄发挥到极致,文家最终只余这对兄妹。

  更多精彩言情小说尽在我要找小说http://www.21zxs.com

    如今,文予懿,也就是朔夜归来,只是为了一偿夙愿,然而为何经过二十年,他却完全不见衰老,还有这二十年来他到底待在哪儿,范姜伶的下落又为何……这些至今依旧是谜。

 

    “我没想到他竟然是你叔叔。”坐在柳叶舟上卜希临瞧着在舟旁泅游的文世涛道。

 

    “我也没想到。”文世涛浮出水面,映在溪面上的眼睛依旧是异色的瞳眸,但少了股冰冷,在面对卜希临时,笑得柔情似水。

 

    “我对他丢雕刀耶……”她把脸埋在弓起的双膝之间,觉得自己真是太冲动了。

 

    他笑道:“我相信小叔叔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

    “真的吗?”

 

    “当然。”

 

    卜希临看他又沉入溪底,再看溪畔的柳树边都点上灯火,不禁启口,“世涛,别再找了,天色都暗了。”

 

    “我一定要找到。”他很坚持。

 

    “可是爷爷待在酒楼里,拾幸又在府里没跟来,再不管他,他肯定又喝醉了。”打从事情落幕之后,世涛再三地感谢卢爷,并特地把爷爷和拾幸接来文府住,打算择期与她成亲。

 

    “好吧,我再找一会就好。”

 

    见他又要潜入溪底,她立刻道:“我再雕一对就好了。”

 

    “雕一对?”他一怔。“怎么不是雕一只?”

 

    “因为伏旭说我挂在腰间的七彩鸟很漂亮,所以我就把它送给他了。”她小声道:“没办法呀,伏旭治好我脸上的伤疤和身上的伤,他都开口了,我怎么可以不给?”

 

    “你为什么不早点说?”

 

    “因为我没想到你这么坚持嘛……”

 

    “……”

 

    “好了,你快点起来吧,溪边有好多人都在偷看你,真讨厌。”她拿着干净的布巾给他,要他把半裸的身子遮好再上柳叶舟,嘴里还不断地咕哝着。“这城里的姑娘真是的,一双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你,羞也不羞。”

 

    文世涛闻言勾笑,上了柳叶船之后,亲热地将她搂进怀里。“只要这么做,就可以让她们闭上眼了。”话落,他吻上她的唇。

 

    惊呼声霎时此起彼落。

 

    亦在岸边看热闹的樊入羲则是笑得很坏心,不断地把玩着手中的七彩鸟。

 

    “大少,你为何不跟文爷说,你早已替他把雕饰找着了?”身旁的掠阳问。

 

    “哪这么简单让他称心如意?他那么死脑筋,害人家姑娘吃了那么多苦,现在小整他一下,不过是替希临出口气罢了。”樊入羲哼笑着。

 

    “其实,大少只是不爽文爷一直避不见面,加上你又为了卜姑娘的事,不断地在天水城和孔雀城来回奔波,结果却发现原来事情全都解决了。”跟在主子身边太久,主子的个性他也摸清了八、九分。

 

    “对,他把我这个兄弟挡在门外,真教人不爽的,而且我到处奔波,最后才发现原来事情全都搞定,害我沦为配角……”他气着,在他指尖回绕的七彩鸟,不小心抛飞出去,适巧对面有人走来,一把接住。

 

    樊入羲正要说谢,却发现来者是伏旭,顿时内心小鹿乱撞,头上开满小花。

 

    伏旭则是瞪着自己接住的七彩鸟,再往自己腰间的七彩鸟一看,惊觉这像是一对夫妻鸟。

 

    “啊……果真是命中注定,七彩鸟引领我找到今生挚爱。”樊入羲走来,笑眯一双桃花眼。他朝思暮想的佳人,犹如空谷幽兰傲立一隅,就等着他来采摘……“……啊!”

 

    有没有搞错?他只是心里想,什么都没说出口,为什么要打他?

 

    樊入羲鬼叫了声,应声倒地,就见行凶的伏旭甩了甩手,走到岸边,等着刚上岸的文世涛和卜希临。

 

    “伏旭你来了,怎么不见我小叔叔?”文世涛上岸低问着。

 

    “他说不想外出,想待在文府里,那个许久没回去的梅苑。”伏旭淡声说着,还在甩手。

 

    “是吗?”文世涛瞧着他的举动,再看向不远处正被掠阳拖着走的好友,不由得勾笑。“走吧,一道用晚膳,你今晚也在文府住下吧。”

 

    他想要从伏旭口中得知,他和小叔叔到底是怎么熟识的。

 

    “也好。”伏旭淡笑着。

 

    至于文府--

 

    朔夜在他以前住的梅苑走着,意外察觉一股异常的波动,于是转了个方向,绕到其他院落,踏进某间房。

 

    床上,躺了个他素未谋面的姑娘,状似熟寐,但仔细一看,犹如死尸。

 

    朔夜微扬起眉,探手轻触,刹那如有电流窜过,他眯眼忍下,执意轻抚,发觉她是活着的,但身体却僵硬如石,没有呼吸心跳。

 

    好一会,他勾起血红的唇,低魅喃着,“这可有趣了……”

 

    【野兽公子的赌约全书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