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找小说网欢迎您,选择[登录]或者[注册新用户]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第八十三节 广佛同城 在情与爱中沉沦 作者:葱哥爱蒜妹

发布: 2014-01-03 17:03 |来源: 互联网 | 查看: 0

 

“没事,没事,这不高兴嘛。”我决定化解这尴尬,贾正平虽然不是读书人,但显然骨子里有读书人的传统,认为喝醉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。

  

  “对,对。”贾正平尴尬笑道,“高兴,高兴。”

  

  “平哥,要不要我们简单下去吃点饭?”

  

  “真的没什么胃口。”

  

  我拿起杯子,去洗手间用热水烫了烫,然后打开电热水壶倒了一杯水。送贾正平上来的时候,李光辉让我烧了一壶水。

  

  我试了试,水还是温热的,“平哥,水是下午烧的,您喝一点水吧。”

  

  “小林,太谢谢你了。”贾正平万分感激。

  

  

 

  两个人坐着闲聊了一会,贾正平起身,“我去洗把脸,你稍微等一下。”

  

  我想起以前和李光辉一起去过的一个粥店不错,有各种各样的粥喝,“平哥,要不我们就吃点清淡的?”

  

  “好的。”贾正平点点头。

  

  两个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一大锅粥上来后,我看贾正平真的是没有什么胃口。

  

  我突然觉得我们是不是有点残忍,“平哥,怎么不吃?”

  

  “可能酒喝多了,没怎么有胃口。”

  

  “就是喝了酒,才应该吃点清淡的,暖暖胃。”

  

  

 

  贾正平点点头,拿勺子吃了几口,“小林,那个金老板和你们合作好久了吗?”

  

  我心里一咯噔,贾正平毕竟也是久经沙场,我都能看出来金大牙和李光辉在演双簧,他焉能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  

  我沉吟了一下,“呵呵,他和我们合作的时间,比我到通达的时间要早得多。”

  

  “哦。”贾正平低头吃了几口粥。

  

  我心里高度紧张,我虽然对贾正平有所愧疚,但至少此刻,我们还是对手,我必须像李光辉说得一样,确保这个订单的万无一失。

  

  我大脑快速旋转,心里在思量,贾正平到底会问什么,我该如何应对。

  

  

 

  我把李光辉给我讲得金大牙卖羽绒服,如何和李光辉合作,如何发展、一步步壮大讲了一遍,为了使故事更逼真,我把李光辉讲得其他客户一些事迹,添油加醋融入进了金大牙的光辉奋斗史中。

  

  讲完了,我看贾正平好久没有说话。

  

  我心里一咯噔,是不是我哪里讲错了;可是我现在不能讲话,我要等贾正平的反应,才能做下一步的动作。

  

  “你这样说,我就放心了,希望我以后也能跟着通达实现第二次腾飞。”贾正平一脸平静的说。

  

  我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,难怪那么多公司、那么多品牌喜欢讲故事,原来一个真真假假的故事有些时候真的胜过千言万语啊。

  

  

 

  吃完饭,我开车送贾正平到住得地方,两个人又东扯西拉了一会。

  

  突然闹钟响了,不用看我也知道是十点了,这是我定的闹钟,避免自己反复看时间。

  

  闹钟一响,提醒我也该走了,“平哥,您累了一天了,时候也不早了,早早休息吧。”

  

  “那好吧。”贾正平也没挽留,大概这一天也确实折腾得他够呛。

  

  出了宾馆,确信周围没人的时候,我拨通了李光辉的电话。

  

  “他都和你谈了什么?”李光辉问道。

  

  “也没什么,他就是问了一下金大牙的情况。”

  

  

 

  “哦。”我心里想,妈的,你这样一说,我还能睡得着吗?

  

  挂断了电话,我刚要打陆瑶的电话。

  

  为啥,如果她没下班,我就开车去接她下班。 

  

  虽然这车不是自己的,但当时帕萨特对我来说已经是豪车,我得承认我是虚荣的。

  

  突然电话又响了起来,我一看是李光辉的,赶紧按了接听键。

  

  “李哥。”

  

  “小林,我刚才想了一下,你明天一早等贾正平的电话,你先带他去吃早餐。”

  

  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

  

 

  一夜折腾,早上很早就醒了,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六点,倒头想再睡,奶奶的,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
  

  看了看上铺,宋猴子还不在,看来这家伙又跑到孙洁茹那里没回来;打开房门,整个房间静悄悄的;一个人无聊至极,跑到沙发上坐了下来,感觉好像沙发好像有个地方比较低,是刘曼娟经常坐的地方,这风骚少妇的腚该有多大,一想到这里,我就忍不住莫名激动起来。

  

  一个人坐在那里YY了刘曼娟一番,脑子还是忍不住想到今天该怎么“对付”贾正平。按照李光辉的意思,等他电话,等待的时间真的是漫长的。等一个女孩子的电话,是充满着甜蜜;等一个老男人的电话,是充满着煎熬。

  

 

 我掏出手机,想确认一下,手机是不是没电了抑或是调成了静音,结果手机一切正常。我长长出了一口气,打款底单都传真过来了,难道贾正平还会把货款给撤销了吗?难道他会玩我一把吗?所谓无商不奸,在江湖滚了这么多年的贾正平,真的像他的外表那么忠厚老实吗?第一次见我就请我到他家里吃饭,是真的热情好客还是别有阴谋,是趁我不防备的时候,痛下杀手吗?昨天问金大牙的情况,是何用意?

  

  各种想法在脑海交织,我真的想我是诸葛再生,能理出个头绪来。我闭着眼睛,躺在沙发上……

  

  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我一激灵,一下子 跳了起来,奶奶的,刚才竟然又睡着了。

  

  我掏出手机,一看,果然是贾正平的电话。

  

  

 

  “平哥,早啊。”我赶紧调整了一下声音。

  

  “小林,起床了没?”

  

  “早起来了,怕您在睡觉,就没打您电话。”

  

  “这样,我今天上午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

  “这样啊,那我现在先过去接您,一起吃个早餐。”

  

  “不用麻烦了,我自己吃就可以了,就和你打个招呼,替我和李总问个好。”

  

  “那不行,我在清远您那么照顾我,到了广州,怎么能这样呢。您稍微等一下,我马上过去。”贾正平要是跑了,李光辉还不骂死我。

  

  “不用了,真的不用了。”贾正平推辞道。

  

  

 

  “您就是要走,我也要过去退房不是,再说,您的车不还停在国美那边嘛。”

  

  这个理由贾正平显然无法拒绝,“那好吧,又麻烦你了。”

  

  挂断贾正平电话,我一看才八点,我赶紧给张蓉蓉打了个电话。

  

  “林大帅哥,催命也不是这么催的吧,打款底单不是已经到了嘛!”张蓉蓉娇滴滴回答。

  

  “呵呵,这不是不放心嘛。”

  

  “你就是再不放心,也得等我到了办公室不是,即使我到了办公室,你也得等银行上班了,不是。”

  

  “不好意思了,小姑奶奶,帮帮忙,银行一上班,第一时间帮我查了。”

  

  “哎呀,没想到我们林大帅哥也有嘴这么甜的时候。”

  

 

  我本来想说,你要是喜欢可以尝一下,但想了想,跟张蓉蓉毕竟不是很熟悉,还是管好自己的嘴巴为妙。

  

  “一查到了,马上告诉我啊。”

  

  “放心吧,银行一上班我就给你查。”

  

  挂断电话,立马出发。从我住的地方到华美达本来不过十分多钟的地方,没想到上班高峰竟然走了四十多分钟,当然后来在广州被堵一两个小时也遇到过。

  

  贾正平已经穿戴整齐,“我们到楼下吃点吧。”看样子贾正平是归心似箭。

  

  “哪可不行,您好容易来一趟,一定要去个好点地方。”我装出一副热情无比的样子。

  

 

  因为我起码要拖到张蓉蓉给我的电话才行啊。

  

  在我的坚持下,我开车载着去另一个地方,一个喝早茶(也就是吃早餐的意思,广州的风俗)非常不错的地方。

  

  刚落座,电话就响了起来,我一看是张蓉蓉的电话,心立刻狂跳起来。

  

  我赶紧走远,接听了张蓉蓉的电话,“美女,怎么样?”

  

  “好像还没到啊。”张蓉蓉说道,“不过你放心,只要到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你。”

  

  “一会能不能再查一下。”我的心顿时凉了下来。

  

  “好吧,我一个小时给你查一次行了吧。”张蓉蓉在电话那头娇笑道。

  

  “小姑奶奶,半个小时行不行,或者十分钟就更好了。”我已经近乎哀求了。

  “真是欠了你的了,林大帅哥,这笔钱到了,你无论都得请我吃饭了。”

  

  “那是必须的,必须的,小姑奶奶,我肯定请。”

 

  挂断了电话,我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,不能让贾正平看出我的失落。

  

  我偷偷给李光辉发了条短信:“钱还没到。”

  

  “按照我昨天说得办,让他在广州吃中午饭。”李光辉回复得很快。

  

  喝完早茶后,“平哥,刚才我们老总来电话说,中午想请您吃个便饭。“

  

  “不用麻烦了,你就喝李总说谢谢他昨天盛情的款待,以后他来清远,我再好好招待他。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了,常来常往,就不用客气了。”

  

  “不是李总,是我们闻总。”

  

  “闻总?”贾正平一头雾水。

  

 

  临近中午的时候,李光辉打来电话,“我和闻总到白天鹅宾馆,你开车载贾老板直接过来吧。”

  

  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啊。”闻笑天一见贾正平就热情伸出双手,“昨天出差,今天早上刚回来,就听李经理说贾老板过来了,这就想见一面。”

  

  “闻总,您太客气了,您看您百忙之中还……”贾正平显然不是很会说客套话。

  

  “应该的,应该的,刚才我埋怨李经理,你来广州他应该提前告诉我,那我就把出差的日期延后。”

  

  我不得不佩服闻笑天睁眼说瞎话的功夫,这几天他明明就在广州呆着;但我又不得不佩服他说话的水平,这几句话下来,让贾正平不感动也得感动。

  

席间又是把酒言欢,闻笑天的劝酒功力,比李光辉更胜一筹。当然我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大忽悠,在闻笑天的蓝图描绘下,我看到贾正平两眼发亮。

  

  “再给张蓉蓉打个电话,问她款到了没有。”李光辉给我发了一条短信。

  

  我刚走到门口,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是张蓉蓉的电话。

  

  我心里立刻狂跳,我想接可是又不敢接,停了好久才按了接听键。

  

  “林大帅哥,在干嘛呢?”那头是张蓉蓉娇滴滴的声音。

  

  “吃饭呢。”我压低声音。

  

  “呀,吃饭也不记得叫上我啊。”

  

  “陪一个客户呢,怎么样?”我有点心急。

  

  “不怎么样,就是到了饭点了,看有没有记得我。”张蓉蓉笑嘻嘻道。